特别推荐学校: 台州市路桥明珠外国语学校 浙江省临海市第六中学 浙江省临海市第六中学
 
请输入关键字:
客服中心
在线报名
线路:
性别:
联系方式
电话:0571-88234567 转 8838
直线:0571-88234517
传真:0571-88234511 88234517
邮件: training1@chinatefl.com
你所在的位置:中国外语教育网>>夏冬令营>>寻找法国南方的"珍珠"
寻找法国南方的"珍珠"
[作者:张黎 | 转贴自:寻找法国南方的"珍珠" | 点击数:6230 | 更新时间:2005/11/14 ]

       1888年冬天,修拉在巴黎引起人们的注意,塞尚在艾克斯隐居地埋头工作,这时一位热情的荷兰青年离开巴黎,到法国南部去找南方强烈的光线和色彩。

       ———贡布里齐《艺术发展史》

       我要到南方去找更强烈的光线和色彩。南方的小城阿维庸(Avignon)、桔城(Orange)、尼姆(Nime)、阿尔勒(Arle),海上圣玛丽(St-Marie-sur-La-mer)、艾克斯(AixenProvence)、蒙比利埃(MontPelliere)是我眼里的一串珍珠。每当我看到南方蓝的通透明澈的天空,心底最深处如有清泉流过,直想歌啸,我把自己献给巴黎的工作,把工作的收入献给法国高速铁路公司。

       阿维庸(Avignon)

       我在佛罗伦萨的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等日落的时候遇到一对台湾教师夫妇,三四个小时里和我在做同样的事情,于是聊起蔡明亮的电影和罗大佑的歌,颇为投机。他们说起因为假期预算有限,在法国期间只选择了三个城市:巴黎、阿维庸和安西。对于他们万难取舍之下的选择,我表达了真心的赞同。有人说巴黎之外都不算法国,另一说是外省乡下才是真法国,但不论如何我们的台湾同胞都算是看过“世界之都”和“普罗旺斯风情”了。安西在我曾就读的大学城边上,一派阿尔卑斯雪山森林大湖的秀丽风光,当另章别述。

       阿维庸位于普罗旺斯蔚蓝海岸大省和罗那阿尔卑斯大省的交界处,边上是源自瑞士,流经里昂、桔城,阿尔勒的法国第三大河:合恩河。阿维庸周边地势开阔,物产丰富,十四世纪时她曾是罗马红衣主教的皇城,名胜古迹众多,加上一年一度的在教皇城内庭院开演的法国话剧节,阿维庸是上得厅堂的大家闺秀。

       阿维庸的一道名菜是牛肉糜茄饼,据说也是普罗旺斯地区的名菜。茄子原是极吃油的小菜,我向来喜食。这道名菜是用橄榄油久浸的茄片和用红酒浸的牛肉做成,牛肉酥烂,肉汁随着橄榄油烩进茄饼,十分合我酥软久炖的口味。我小时梦想能享用到《红楼梦》里王熙凤让刘姥姥吃的用鸡瓜子煨的茄鲞,看来一时不能如愿,只能用各种各样的外国茄鲞聊以慰籍。

       在阿维庸断桥上,隔水吃风听儿歌是一乐事儿。横跨合恩河的石桥毁于战事,断桥却因祸得福成了名胜,法国孩子都会唱关于她的儿歌:“在阿维庸的桥上/让我们跳舞/在阿维庸的桥上/让我们围着圆圈跳舞”,我学法语时老师也教过这首歌,为的是培养语感,后来我常用这首歌去逗引小孩子,因为法国孩子一听到这首儿歌就像小蜜蜂遇到了同类,立时和你亲,两腮上骗几个沾满口水的香吻是没有问题的。合恩河水面宽阔,走到河中央的桥断处凭栏四望,碧流湍急而长风拂面,浊气缓舒而清气渐入,耳边又有电子导游录音机里的儿歌和当地民歌,是所谓“隔水吃风听儿歌”也。

       我第一次去阿维庸的时候,一个人在老城区的巷子里转,看到一个牛仔抱着吉它唱歌,我坐在不远处的街角石阶听了一下午,现在只记得起一首老鹰的《亡命之徒》,总之是弹唱得深入三味,功力非凡。彼时阿维庸的天也是让人心醉的蓝,货币用的还是花花绿绿的法郎,我亦是第一次这样听歌,不知道应该在他面前的琴盒子里放多少硬币,总觉得这样长久安静的听他唱是陌生人的心契,放了硬币倒像是百般的扭捏起来。最后万分局促地上前放了几个五法郎的硬币,一瞥琴盒子里空空荡荡的,不过他倒是自得其乐得很。
  
       尼姆(Nime)

       我在法国的清明节,十一月初的时候去的尼姆。此时巴黎已是多雨的冬天,南部却晴朗明媚如同夏天,只是日照的时间明显缩短了。尼姆的名胜是斗牛场,罗马神庙和喷泉花园。

       斗牛场在南部比较常见,阿尔勒、海上圣玛丽、贝西都有。尼姆的罗马神庙自然不如罗马当地的神庙来的气势雄伟,超离凡界,但是我很喜欢尼姆的神庙,因其精美而不张致,妥帖地和小城融在一起,成为她的一部分,而且恰好在她心的位置。

       我是在尼姆喷泉花园第一次看到南部标志性的休闲运动“贝当克”的。贝当克也就是掷铁球,游戏规则很简单:先掷一小球在地上,然后每个参加者抛出自己手中拳头大的铁球,最靠近小球者胜,投掷中也可以击开他人的铁球以占取优势。关于南部的电影里常见的镜头就是大把的阳光,橄榄油,新鲜蔬菜和贝当克,贝当克早已是南方男人悠闲自在的代名词了,就跟北京男人的溜鸟唱曲儿的兴头一样。这里的男人常常在农闲和周末玩一整天,直到日偏西,等家里的媳妇们来叫吃饭。那天看到的五六组人中居然还有一组年青人。有人手里拿着布头,时不时擦着球,有人腰里别着小尺子,最后争持不定时还得靠小尺量裁。

       我常对自己说,不能仅仅闭着双眼去想象那些看不见的城市,人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那些远方的城市只有亲历才能了解。尼姆深深吸引我的

[1]

网友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机构设置 | 人才招聘 | 广告发布 | 意见建议 | 联系我们 | 网站建设 | 客户咨询 | 法律声明 | 频道导航
中国外语教育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www.tefl.com.cn
合作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外语电化教学》浙B2-20070097-2